除了票价上涨,2023年演唱会重启会还有哪些新趋势?丨经纪人说
发布时间:2023-4-23 来源:明星代言 浏览次数:
业内普遍认同,大型演唱会的举办是演出行业复苏的重要标志。所谓“大型演唱会”,指在大型场馆、体育场或露天广场等场所进行的演唱会,观众达到近万人次,甚至数万人次的规模。照此标准,疫情期间在Livehouse、剧场举办的音乐演出并不属于“大型演唱会”。
 
今年春节前后就开始不断有知名歌手宣布将于年内举办大型演唱会,从周杰伦、任贤齐、刘若英,到老狼、汪峰、李荣浩、毛不易……3月中旬以来,毛不易、李荣浩、老狼等新老歌手相继在杭州奥体中心体育馆、南京奥体中心体育场、北京凯迪拉克中心(五棵松体育馆)开唱,大型户外音乐节如“草莓音乐节”在武汉和西安两座城市同时启动,宣告了因疫情暌违三年之久的大型演唱会市场正式拉开重启的序幕。据大麦网等电商票务平台的数据,在今年3月中旬到4月期间密集举办的大型演唱会、音乐节多达20余场,很多城市的演唱会场馆每个周末都格外繁忙,不少场次都是刚开票即“售罄”。另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截至4月3日)已官宣的大型演唱会、音乐节,其举办地覆盖了全国四十余座城市,并且还在持续增加中。
新京报就2023年大型演出重启的新趋势、新现象,采访了曾成功主办“五月天”鸟巢演唱会的北京华乐非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人张熠明、草莓音乐节主办方“摩登天空”的副总裁沈玥,以及正在演唱会巡演中的歌手毛不易等业内人士。
内地大型演出重启,哪个城市演出最多?
新京报记者统计了今年已举办,以及未举办但已官宣的主要大型演唱会、音乐节相关信息。 
(数据来源:大麦网、相关演出公司和艺人的社交平台;数据截止时间:2023年4月11日;数字代表演出项目个数)
 
现象:演唱会票价整体上涨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从春节前后至今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官宣在年内举办的大型演唱会数量接近百场。时间主要集中在上半年,最早的是3月18日“薛之谦‘天外来物’巡回演唱会”衢州站。3月中旬到4月期间举办的大型演唱会更是相当密集,多达数十场,分布在全国不同城市,“填满”了每个周末。
此外,大型户外音乐节也呈现出快速复苏的态势。譬如“摩登天空”旗下已有十多年历史的“草莓音乐节”,目前已经公布年内在武汉、西安、南昌、成都、盐城、佛山等11个城市的演出计划。摩登天空副总裁沈玥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草莓音乐节举办城市的数量将打破纪录,创下新高。疫情之前草莓音乐节完成过一年在18座城市落地的壮举,今年将扩展到至少20座城市,超越此前的规模。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演出票务信息采集平台数据,演唱会、音乐节今年一季度售出票量超过110万张,是票房收入最高的演出类型。大型演唱会2月下旬陆续开票以来,如老狼北京演唱会、薛之谦巡回演唱会首站等都快速售空。刘若英深圳演唱会门票快速售空之后,票务网站上提交的“缺货登记”有数万条之多。周杰伦太原演唱会开票不到30秒宣告售罄,不少乐迷刚点进去就没票了,#周杰伦 抢票#因此上了热搜。一些抢到票的“幸运儿”还在付款环节遭遇了网络拥堵,票务系统显示“同一时间下单人数过多”。
相较疫情之前,今年演唱会的票价整体有所上涨,不少业内人士估计涨幅在10%~20%左右。资深乐迷阿卓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切身感受到了今年票价的上涨,只不过有的演唱会涨价比较直接,从最低档到最高档票价都涨了100元左右;有的涨价相对“委婉”,最高档和最低档票价不变,只涨中间档;还有的演唱会票价没涨,但疫情前歌手开唱的场地是几千人的体育馆,现在变成了上万人的体育场,乐迷要想获得跟之前一样的体验,就得买更高价位的票。
 
刘若英“飞行日”开票后迅速售罄,其他歌手演唱会也出现此情况。
现象:上半年武汉演出数领跑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已官宣的大型演唱会和音乐节覆盖了全国四十余座城市,其中既有一线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也有新一线城市如南京、杭州、武汉、长沙、成都等,并延伸到大连、佛山、衢州、包头、江门、泉州等二三线非省会城市。从时间上来看,二三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更早开启了与大型演唱会演出方的合作,演唱会市场也先于一线大城市重启。比如较早官宣也备受关注的周杰伦2023嘉年华世界巡回演唱会,落地的四座城市分别是海口、呼和浩特、太原和天津,北上广深不在其中。
今年3月中下旬举办的四场大型演唱会里,只有一场在北京——3月26日的时光流转-2023老狼北京演唱会。其他三场分别在衢州(3月18日薛之谦“天外来物”巡回演唱会)、杭州(3月25日“毛不易·幼鸟指南”全国巡回演唱会)、南京(3月25日李荣浩“纵横四海”巡回演唱会)。此外,今年最早的两场草莓音乐节(3月底举行)分别落地中部城市武汉和西部城市西安。广州和深圳4月1日才各自迎来第一场大型演唱会,而上海要到4月30日才迎来草莓音乐节,到5月20日才会迎来第一场大型演唱会——2023当我们谈论爱情-梁静茹世界巡回演唱会上海站。
以官宣的大型演唱会和音乐节的数量而论,中部城市武汉独领风骚。不计3月底的草莓音乐节,武汉将在上半年迎来至少10次大型演唱会(同一歌手的连开场次计作1次),目前已有李荣浩、刘若英、张杰、任贤齐、韩红、华晨宇、薛之谦、许巍、周传雄等11位歌手宣布要在这座城市开唱。从4月到6月的几乎每个周末,加胁煌枋衷谖浜壕侔煅莩幔透杳悦墙嗬牖ザ>莶煌耆臣疲刂�4月11日已官宣在武汉举行的大型演唱会、音乐节数量为12次,超过了北京(11次),紧随其后的分别是南京(10次)、长沙(8次)、西安(8次)、苏州(7次)、广州(7次)和深圳(7次)。
尽管除了北京之外,上海等几座一线大城市官宣的大型演唱会和音乐节数量还不算太多,甚至不及一些新一线城市,但业内人士表示,这些一线大城市的知名场馆仍是歌手们非常渴望登上的舞台。有很多歌手的巡演目的地名单里一定有着它们的一席之地,只不过目前还没有官宣而已。
 
 
现象:重启演出大部分为疫情延期场次
截至4月初,官宣大型(巡回)演唱会的歌手超过20位。其中,较早官宣巡演计划的大多数歌手都是因疫情延期到今年重启,只有少数几位歌手的演唱会是全新筹备,并与近两年发布的音乐新专辑挂钩。例如,毛不易在2021年6月推出第三张全新创作专辑《幼鸟指南》,今年3月25日开启的全国巡回演唱会的名字就叫“毛不易·幼鸟指南”;李荣浩在2022年12月发行了音乐专辑《纵横四海》,他今年的巡回演唱会也以此为名。
据了解,这20余位歌手包括许巍、韩红、陈粒、张杰、汪峰、张信哲、刘若英等。比如,许巍“无尽光芒”巡回演唱会2019年5月在深圳启航,而后定于2020年4月、5月期间举行的苏州站、太原站、武汉站、北京站都因疫情延期。2023年许巍“无尽光芒”巡回演唱会近期官宣的武汉站(6.10)和苏州站(6.23),恰好对应了之前延期的场次;韩红“咏生”2020巡回演唱会武汉站原计划在2020年2月29日举行,因为新冠疫情暴发而延期。2023韩红“咏生”巡回演唱会武汉站(5.13)还是定在了同一个场馆(武汉体育中心体育馆),正是对3年前延期演唱会的续写。
张杰未·LIVE-“曜北斗”巡演哈尔滨站原定于2022年8月27日举行,尽管当时歌手已提前到达演出场地排练,但演唱会还是由于疫情的不可抗力延期了。年初大型演唱会重启后,2023张杰未·LIVE-“曜北斗”巡演把哈尔滨站的演出时间定在了“5·20”,就有着更多的情感意味。此外,薛之谦、汪峰、张信哲、任贤齐等多位在过去几年里因疫情延期演唱会的歌手,纷纷在2023年的巡演计划里率先确定了此前延期城市的演出时间。
 
陈粒“洄游”演唱会此前在疫情期间中断,2023年将曲目和舞台做升级后回归重启。
业内解读
运营成本上升传导至票价,上座率影响票价波动
在张熠明看来,演唱会门票价格较疫情前有10%-20%的涨幅是非常合理的,同期的电影票价几乎已经翻倍。从演出公司的角度来看,现在举办演唱会的成本相较之前提升了很多——小到机票、酒店的费用,以及场馆的租金,大到演出制作费都在上涨。歌手总是希望自己的演唱会一次比一次更出彩,所以不断升级软硬件,希望提供给观众更好的视听享受,对于制作也会提出更高的要求,导致演唱会成本不断增加。“实际上与演唱会相关的所有成本都在增加,我觉得在这个前提下适度提升票价是合理的,也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如果提高票价却卖不动,那就是不合理的市场定价。一切都是根据市场而流动变化的。此外,我们今年的一项工作重点是打击黄牛高价炒票,一些相关的方案举措也在与文旅等相关部门沟通协商。”
沈玥也透露,草莓音乐节每年都会升级制作,以期让观众获得更好的体验。“今年下半年,我们会给大家带来更有科技感的现场,包括更多的电子屏幕的运用等等。”制作升级必然会带来成本的增加,但成本上升未必一定导致票价的上涨。有乐迷注意到,今年有些草莓音乐节场次的票价是略低于去年的。例如,2023草莓音乐节武汉站全价单日票480元,预售单日票380元;而2022年同样位于武汉园博园的全价单日票680元,预售单日票580元。
沈玥表示,的确有些城市的草莓音乐节会出现上述的情况。每场音乐节的成本投入大致是差不多的,疫情期间有的场地出于防疫考虑,只批准设计可容纳人数的50%左右入场。作为演出公司自然要尊重并遵从各地的规定,但客观上讲这相当于同样的成本只能卖一半的票,就导致了票价的上升。“疫情期间大家对价格的反馈我们都看到了,但有些事情没有办法。比如疫情期间某个场地只能批每天5000人,疫情结束之后能入场的人数是之前的好几倍,这种情况下价格肯定会出现波动。”
演唱会拉动文旅经济,二三线城市响应更快
 
 
张熠明从事演出行业已有18年之久。因为每到一个城市做演唱会,都需要给公司工作人员、艺人团队和负责搭建工程的团队预订住宿,他观察到演唱会举办前后,场地周边的酒店价格都有不同幅度的上涨。而在演唱会举办期间,附近的餐厅、咖啡厅、超市,甚至小卖部生意都很火,能感觉到周边的整体物价和周边商业体的收入都有所上升。“在一个城市举办演唱会,意味着上万人甚至几万人的衣食住行。很多人也不会是看完演唱会的第二天立即就走,通常还会在当地玩一玩、逛一逛,演唱会可以说是很明确的目的地消费。你可以在旅游平台上看一下今年5月底五月天北京演唱会之前的鸟巢周边酒店价格,许多酒店已经提前公告满房。”
这也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一季报的内容互相验证——“根据对部分大型演唱会、音乐节的票务销售趋势调研了解,跨城购票观演的消费者比例亦较去年大幅攀升,平均跨城观演率超过购票总人数的50%,显示出该类演出项目对交通、住宿、餐饮等周边消费强大的带动能力。”
在张熠明看来,演唱会其实是拉动当地经济的一个非常直接的方式,从航班、酒店价格就可以直观地看出,只是这一点往往没有被重视。“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一些二三四线城市是非常欢迎大型演唱会的?文化旅游不分家,当地的文旅局看到了演唱会对旅游及整体经济的拉动提升作用,政策相对来说更灵活一些,他们欢迎优质的演出公司和艺人到当地举办演唱会。”相较而言,一线大城市经济的体量更大,演唱会给一线大城市所带来的经济方面的一些提升,不如对二三线城市的拉动那么明显。演唱会的审批是有法可依的,每个城市报批流程都差不多,只不过二三线城市的反应会更敏感迅速。
谈到二三线城市演唱会市场先于一线大城市重启的现象,沈玥认为这是当地文旅部门、演出商、场地方等各方面的合力所致。“有的城市结束疫情管控花的时间长一点,有些城市就比较快,响应也快。”具体到草莓音乐节的落地,他表示一线大城市的市场化程度很高,报批等方面都比较成熟,难度在于敲定场馆。一线城市场馆的档期大都比较紧张,不好预约。“像北京园博园这样的场地,档期相对比较好控制,他们对音乐节的支持力度也大,但就需要我们在其他的一线城市也要去发掘出这样的场地。”据了解,今年的北京草莓音乐节依然在位于延庆区的北京园博园举行。
 
五月天将在2023年5月于北京鸟巢连开6场演唱会。
延期演唱会重启筹备更快,热门艺人档期难定
5月7日在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举办的“2023陈粒‘洄游’北京演唱会”,是张熠明公司今年在北京筹办的第一场大型演唱会。事实上,这也是一场因疫情延期的演出。“洄游”是陈粒在2019年启动的个人巡回演唱会,当年巡演了成都、苏州、天津、杭州四座城市,2020年因为疫情戛然而止。这三四年的时间里,陈粒创作了新歌也发布了新专辑,因此今年的演唱会曲目将加入惊喜新歌与老歌,舞台的布景和视效等方面也将全面升级。
从演唱会筹备的层面分析,张熠明认为大型演唱会重启后率先官宣的多是因疫情延期的项目,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之前演唱会的基础架构还在,拿起来就能启动。当然艺人肯定都希望在节目上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但在一定的基础之上求新求变比从零开始来得要快。”沈玥也注意到,目前官宣的演唱会很多都是疫情期间“积压”的项目,在市场重启后集中履约。“比如之前艺人签了合约要在哪个城市办一场演唱会,或者是参加一个音乐节,因为疫情延期了,几方会签署一份补充协议,说明会将这次合作保留到疫情结束后。那现在大家就要尽快去履行协议了。”
在上述的大背景下,今年演出市场对艺人的需求会格外旺盛,既有新增的需求,也有往年积压平移过来的需求,这就导致艺人的档期非常紧张,很难协调。摩登天空兼具演出公司和艺人经纪公司的双重身份,沈玥仍感慨,今年有时候想要敲定自己公司旗下艺人的档期都有难度,可选的档期较少,艺人们都有不少积压协议在陆续履行中。而站在演出公司的角度,艺人档期供不应求通常会引发酬劳上涨,是导致举办音乐节和演唱会成本增加的一大因素。
 
华晨宇2023年演唱会已有加开场次。
全面复苏不是“报复性消费”,期待热度持续
作为演出行业一个重要的风向标,目前大型演唱会官宣的数量和售票速度让从业者对市场全面复苏充满信心。张熠明观察到,从今年4月开始几乎每个周末都有大型演唱会或音乐节举行,下半年各大场馆几乎都是满约状态。3月底至4月初举办的大型演唱会场次,比如刘若英的深圳站、毛不易的杭州站,开票很快售罄。2月底开票的周杰伦四场演唱会之中,呼和浩特站和太原站都不是传统意义上演出市场票房最好的城市,但同样是预售即售罄,说明观众对演唱会有着很高的热情。
以从业者的视角,张熠明认为目前演出市场已经百分之百恢复,但演出市场持续健康蓬勃的发展,仍迫切需要各级管理机构对演出行业复工复产给予有力的帮扶与支持。他预计从今年4月份开始,演唱会市场一定会迎来一个大爆发,同时他也好奇市场热度的可持续性——比如到了秋天的9月、10月,大家对演唱会还能保持现阶段的热情吗?“毕竟演唱会还是属于精神领域的消费,并不是刚需的物质消费。所以这一块我是有个问号的。”
针对当下演唱会、音乐节的票房火爆,不少人也有疑虑,担心这会不会只是一种弥补三年来不能观看大型线下演出的“报复性消费”。草莓音乐节今年会在至少20座城市举办,这一规模超越了疫情前的全盛时期,沈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并没有上述的担忧,他观察到消费者并没有出现因为疫情结束就要疯狂一把的心态。“除了一开始餐饮行业有快速的反弹,其他行业的消费行为都是相对理性的。大家都是量入为出,能花多少钱心里有数。”
声明:本网站发布的内容(图片、视频和文字)以原创、转载和分享网络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明星经纪人Leo:18500787742(微信同号)。